2017年改变德国的关键词:大选风波

据欧洲时报网报道,2017年,受德国内政以及国际形势巨变的影响,德国的一整年大选之路可谓一波三折,堪比年度大戏,该网盘点了德国大选经历的几个阶段。

阶段一:“最没有悬念的投票” 默克尔被普遍看好

尽管2016年的难民危机使得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民意支持度大幅下跌,但她在基民盟党内的地位却是无人能匹敌的,去年12月6日默克尔在埃森举行的代表大会上再次当选基民盟最高领导。

在国际上,尤其是在英国公投决定脱离欧洲联盟后以及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62岁的默克尔更是被视为“自由西方世界的最后一位守护者,西方自由价值的精神堡垒,欧洲不稳定时期的稳定力量”。卸任的美国总统奥巴马用“坚韧”来形容默克尔。去年年底奥巴马在德国的告别访问期间曾表示,“如果我是德国人,我就会投她的票。”

英国《卫报》当时更是称,默克尔谋求连任在情理之中。无论是在德国,还是在其他国家,默克尔都成为了稳定的象征,在中间偏右的基民盟中,她并没有对手。此外,如今的世界正值动荡时期,移民、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俄罗斯威胁、脱欧公投、欧元区危机、以及日前最受关注的意大利宪法公投,都让德国人珍视的稳定性岌岌可危。默克尔连任责无旁贷,德国选民也相信默克尔能让他们有备无患。

《卫报》还称,默克尔有充足的理由竞选连任。在动荡时期,作为欧洲最重要的国家,德国有必要选择一位坚持自由、开放和民主的总理,因为正是这些信念帮助战后德国实现了重建和团结。默克尔对难民危机的处理或许并不妥当,但她对自由的坚持与其他欧洲国家涌现的反移民浪潮形成鲜明对比。

阶段二:“黑天鹅”来了?恐袭频发,右翼崛起

2016年12月19日晚,一辆黑色大卡车突然冲进西柏林市中心纪念教堂附近的布赖特施德广场(Breitscheidplatz)上的圣诞市场,造成12人死亡,约50人受伤。这起恐袭事件在德国国内引起了轩然大波。随着德国各地接连曝出的越来越多的恐袭事件以及借着不断高涨的反移民、反穆斯林的立场,德国右翼政党德国选择党(AfD)在地方选举中接连获胜,支持率不断走高,异军突起。

德国权威性新闻周刊《明镜》当时在评论中用了“更为激烈、更为极端、更为肮脏”3个词来形容2017的大选形势。而默克尔领导的基民盟当时也已经意识到,现行难民政策受到的阻力将越来越大。为了挽回民心,基民盟在公开表态中也开始“服软”。

在此背景下,时任联邦副总理兼经济部长加布里尔1月24日突然宣布,将不再出任社民党总理候选人,并放弃社民党主席职位,让位给欧洲议会前议长舒尔茨。

加布里尔此举既意味着放弃成为“欧洲心脏”领导人的可能性,也意味着已宣布将竞选连任的默克尔需要面对一个新对手的挑战。相比起默克尔,舒尔茨的短板在于缺乏在德国联邦政府高层从政的经验。但舒尔茨的政治风格热情洋溢、长袖善舞,与默克尔的谨言慎行差别极大。在德国一月的民调中,舒尔茨获得了57%的支持率,甚至比默克尔高出一个百分点。德媒当时称,虽然支持默克尔连任的呼声依旧很高,但半年之后鹿死谁手的确还只能是雾里看花。

而在接下来的几周内,德国社民党的支持率不断飙升,一度增加了10多个百分点,反超了基民盟。德国《画报》杂志2月曾公开质疑,选民是否对默克尔的执政已受够,出现了“审美疲劳”,对传统政治人物产生厌烦情绪,希望求新已表达对现状的不满。

阶段三:基民盟稳住阵脚,连下三城

在德国3月份的萨尔州选举中,来自基民盟的克拉姆普·卡伦鲍为基民盟先下一城,此后,5月在石荷州的选举中,基民盟再次以微弱优势击败了社民党。随后的北威州(德国人口最多的联邦州),基民盟再次重创社民党,赢得了该州的议会选举。在被视为大选前“风向标”的州议会选举中基民盟连下三城的表现,也让该党的支持率重新反超了社民党。

德国《世界报》网站当时评论说,距离联邦议会选举仅4个多月的时间,北威州选战的失利,是对社民党总理候选人舒尔茨致命的一击。德国《明镜》周刊网站说,北威州选民占德国选民总数的五分之一,北威州败选后,舒尔茨前路艰难。7月德国民调机构FORSA公布的民调结果显示,联盟党(基民盟基社盟)的支持率上升到了40%,比社民党的支持率多出18个百分点。

此外,在德国央行8月公布的报告显示,2017年德国经济成长快于预期,德国经济目前正呈现出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好的状态,这也为总理默克尔的经济成绩单带来加分效果。

阶段四:联盟党再次领先却面临尴尬局面

在联盟党的支持率一路领先的同时,社民党高层也于大选前明确表态:本届大选后,德国过去联盟党、社民党的执政联盟不会再出现翻版。社民党将加入在野党行列。因此此次德国大选的另一悬念--如何组建执政联盟的问题逐渐浮出水面。小党派获得多少席位、如何站队,哪些党派可能组阁的问题被媒体大肆讨论。

《欧洲时报》曾评论称,自民党是联盟党的天然盟友。这次自民党能够重新超过5%,获得进入联邦议院的资格,对默克尔来说是最大的利好。令默克尔郁闷的是,联盟党和自民党加在一起的议席,按目前的民调来看,离超过半数,恰恰就只差着那么一两席、两三席。这样的话,默克尔就必须再拉一个政党进来,才能取得多数。左派党和德国选择党都是被排除在结盟可能性之外的,那么能选择的,便只剩下了绿党。绿党的态度,将成为默克尔是否能够获得连任的决定性因数。而据德国媒体当时曝出的消息称,绿党和自由民主党方面排除了此项联合执政方案。

而最终的选举结果显示,联盟党得票33%仍居榜首,排名第二的社民党得票20.6%,创二战以来最差纪录;极右翼民粹主义的选项党12.8%的得票率获得历史性突破,位居联邦议会第三位。

阶段五:效仿“牙买加模式”谈判组阁失败

之后,在经历了将近两个月的谈判后,德国自民党宣布单方面退出组阁谈判,而由联盟党主导的组阁谈判正式破裂,德国面临重新大选、组成少数政府或与谋求社民党态度转变。11月20日,总统施泰因迈尔急匆匆地向各党派发出呼吁,不要简单地把组建政府的责任推给选民。“我希望所有参与方都有谈判的意愿,以便在可预见的未来组阁新政府。”之后他与各政党领袖对话,呼吁他们重新考虑。

这次总统少见的现身发挥了作用,其劝说立竿见影。法新社报道称,社民党不久就宣布愿与联盟党举行会谈,当天舒尔茨就和默克尔密谈了足足8小时。各国媒体长出一口气:德国这场严重的政治危机总算要多云转晴了。

德国电视一台12月20日报道称,联盟党和社民党的党主席以及各自在联邦议院的党团主席同意于2018年1月7日举行会晤。会晤预计将持续至11日,到12日各方将把会晤形成的共识送交各自党内主席团和议会党团讨论。而明年1月21日,社民党将召开一次特别党代会,对上述试探性谈判的结果进行评议,并对“是否进一步与联盟党展开正式组阁谈判”进行表决。

如果届时两党仍就组成大联合政府无法达成共识,那么德国将面临重新大选。

但如果大联合政府“再版”,也不意味着晴空万里。2017年不同于2013年,极右翼德国选择党赢得了足足94席,一跃成为议会第三大党;社民党如果加入执政政府,意味着这个极右翼政党将成为最大反对党,根据惯例享有一系列优待,比如议会财政委员会主席的位置,以及质询中的优先权,侥幸渡过危机的默克尔恐怕很难笑出来。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0597gc.com